学弟的新娘
发表于 [2022-08-28]

正享受新婚美梦的女人,因為酒醉睡得不省人事,放心的认為家裡可以有所庇护,新郎粗心留下美貌性
的娇妻伴随客人独睡客厅,新娘子準备新婚之夜奉献身体,為了增加情趣特别换穿极具挑逗的褻衣,简单不设防
被一层层剥开,还让人将自己摆佈成淫荡的睡姿,这姿态平常决不可能出现在别人面前,不只是暴露阴户而已,
甚至於被翻开女人最珍贵的隐私地方,没有一点保留的露出阴核小阴唇以及美穴……看了都想為她婉惜!
其实穿上薄丝般的性感内衣后,美丽的新娘几乎感觉不出有穿甚麼,外表端庄的她,内心却常常有一股淫
欲难以压抑,胸罩薄得像装饰品。
丰满的胸部很容易耸动,从镜子裡仔细看洋装前胸,不难发现凸出的乳头,每一走动就会弹动一下,原本
是该搭配一件衬衣一起穿的,只是说在家裡,就不穿它了,从老公同学贪婪的眼光中早已暗自窃喜,男人视姦时
,新娘子腹下油然升起一股暖意,脸颊通红有一半因為酒醉,一半由於性衝动,尤其是洋装贴紧身体时,内衣裤
的黑影就若隐若现,男人色咪咪的眼神鼓舞著新婚女人,故意藉由暖汤绕行於男人旁边,让雪白性感的臀部朝男
人的面前弯腰翘起,慢条斯理收取桌上垃圾,男人隔著洋装清楚看到裡面的春光,还有人忍不住藉机不小心结实
狠摸一把呢!
对著暴露的美穴,舔湿我的中指,顺著她的玉洞轻轻滑入,湿热的触感迅速包裹手指,美丽的新娘仍旧睡
著,我缓缓抽送手指,并用姆指按压她的阴核,轻巧温柔贴心的骚弄,虽然是醉醺醺的,但是身体的感觉却是相
当清醒,阵阵的刺激传递著美好的性感,情欲随著我的动作挑起。
性欲带来的不安让新婚的女人稍微惊动,惺忪的微微张眼,客厅黄色的灯光照得美丽成熟的女人睁不开眼
,酒精作祟让她感觉迟滞,我手指并没有拔出,怕慌张得抽出反而容易惊动新娘子,中指毕竟远不及鸡巴粗,望
著她微醒的双眼,被掀起裙子到胸口的美丽新娘,几近完全暴露胴体的状态,内裤拨到一旁,鬆弛张大的美穴还
塞入我的手指,紧密结合的中指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,她没感觉。
虽然似醒非醒,但是酒力让她懒洋洋动也不动,她还有礼貌的说:「学长,还没有睡?」
我微笑回答一声:「嗯~~」
新婚女人还没有来得及发现身体的裸露,以及这男人為何守在一旁?就又闭上双眼,朦朧的意识对於下体
传出的淫欲反应非常明显,热潮一阵阵挟紧手指,再抽出的同时带出透明的淫水,渐渐充血涨红的美穴唤起原始
的欲火,再按插进入,无名指触摸她的菊穴,姆指压迫勃起的阴核,灵活的颤动手腕,小穴的刺激让这个熟透的
新娘子清醒不少,长长的睫毛轻颤,性感欲念佔据她的思潮,深沉的意识中略微感到不妥,但是对於性交的渴望
随即吞噬这一丝的不安。
我决心要羞辱这个美丽新娘,随著抽出在她小穴紧含的手指,欲火觉醒的新娘子竟略微上抬张开的下体,
像是捨不得手指拔出,抱起她的美臀翻身,让她跪在地毯,头部与身体就趴在沙发上,刷!一声拉下她的底裤,
掀起的洋装盖住头眼,胸罩就缩贴在沙发与乳房间。
新婚女人头脑昏沉,旋绕的景象包围视线,本能觉得不该在客厅做爱,还有客人在旁边啊!但是酸软的躯
体完全任人摆佈,高高翘起的屁股让女人有种裸露的淫荡快感,矜持一整晚的欲火渐渐爆发,她特意压低蜂腰,
阴唇就毫不保留的翻开,形成一道红色的肉缝,旁边还衬托著黑长的阴毛,胸罩在她移动身体时留在沙发上,乳
晕大且红,黝红色乳头也不小,随著身体的晃动奶子弹上弹下的。
没想到看来端庄嫻雅的新娘子,动情之后竟意料之外淫荡,这样的新娘子怎不令人想要染指?高耸的屁股
一挺一挺的,嘴巴呢喃著听不懂的囈语,哼哼啊啊的,掀起遮住脸孔的裙子,满脸旂妮风光,她还搞不清楚背后
插入的并不是她老公!
迅速脱光衣物,双手各抓住一颗乳房挤弄,她爽快得叫著:「喔……好……好痛快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哼……」
怕学弟听见,便伸出手指让她吃,随即嘖嘖有声的吸起来,我再也不含蓄,擎起大鸡巴往她嫩穴挺刺,新
婚美妇更进一步拉开阴户迎合我的插入,调好姿势后奋力猛插,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,饱满丰挺的乳房一前
一后晃动,淫水犯滥到湿溽我的阴囊。
新娘子爽快得酥麻麻,缠绵的叫道: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好老公……喔……天啊……你插得我飞起来了……
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痒死了……唉啊……我快忍不住……要丢出来了……」
插穴的「滋滋」声以及激越浪叫声中充满客厅。
她洩了一次,不等我转变,她自动抬起左脚翻身,双手往后撑在地毯上。
我配合她的动作,打开双脚坐下来,睁大双眼注视她的表情,她却非常享受的闭眼仰著头,还是没有认清
楚干她的是谁?翻面向我后,她屁股就坐在我的大腿上,抱住我的头埋入她的两乳中间,美丽的新娘子浑然忘我
,半蹲半坐两脚跨在我的身旁,仰头享受不同的快感。
為了追求激烈刺激,我抱住她的屁股,她积极主动摇摆腰部并作上下运动。
没有想到无心的留宿竟然可以搞到美丽端庄的新娘子,婚礼上她是那麼的含蓄,处处显示她的教养,看著
眼前浪叫的美妇,简直判若两人,只听她叫著:
「好哥哥……呕……嗯……你可把我插酥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喔……好美的大鸡巴……你叫我舒服死了…
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双手旋转她的屁股,新鲜的刺激再度带她进入高潮。
敏感的新娘子很快就洩身两次,加上酒醉未退,她无力的靠在我的身上,整个身体紧紧贴近我的身体,温
暖柔软,巨硬的阴茎依然深插在她的美穴中,下体满是淫精浪水,我的吻从胸脯移到了粉颈,寻找到甜蜜的双唇
,尽情翻搅她的杏口,将她的身体整个侵佔,我甚至於忘记她叫什麼名字?
慵懒淫荡的新娘缓缓张开双眼,口中含糊的说:「好老公,你今天变了个人似的,插得人家好爽,好爽!
!……」
和我四目相接……
满脸惊慌失措,一句没有讲完的淫语吞下去,急於挣脱,可是刚才淫荡的新娘子正虚弱著,我紧抱不放,
她双手追打我的背,却分毫不能离开紧箍住腰际的手臂。
顿时失去自尊的羞辱感让新娘子不晓得该怎麼办?后悔刚刚的投入,想到投入就想到刚才被插入的舒爽是
前所未有的,可是学长怎麼会这样插我?哎呀!怪自己喝多了。
渗杂著矛盾的情绪,她万万想不到下体含住的并不是她老公的鸡巴,快感一直没有停止的从紧紧插入的鸡
巴传出,这样挣扎的结果,反而让插在她浪穴中的鸡巴充分刺激。
她惊厄的叫道:「学长,请你放过我……」
我不带表情的说:「刚才的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喔……」
美丽的新娘子羞惭得抬不起头来。
「要我放过你可以,只要把你刚才淫叫的话再说一次我就放过你……」
嘴巴上边说,我的身体可一点点都没有停止,身体的自然反应让美丽的新娘子懊恼,心裡存在一丝丝希望
,羞赧的说:
「好!我说,那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你要……你要放过我……喔……学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啊
……你坏人……啊……」
我使劲儿插她说:「你讲的和刚才不太一样……」
她喘嘘嘘的叫声连连:「唔……那儿……那儿有甚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一样……学长……嗯……插我…
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啊啊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啊……学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矛盾的新娘子本来万般不愿开始浪叫,怎奈淫欲让自己自然发出淫啼,為了掩饰自己因為爽快而浪叫,装
成答应学长的要胁。
她仰著头不好意思面对我,我故意把鸡巴拔到几近拔出,她下意识用下体紧密的压低不想要我拔出,这动
作带出一大堆淫水,她低下头来,我要她看著大鸡巴插入自己浪穴的淫秽景象。
对她说:「你刚刚叫的不符合标準,是不是很想被插,故意叫错?看你的小穴爽得一点也不肯离开我的鸡
巴……」
陶醉在性交快感中的新娘子终於软化下来,又羞惭又爽快的说:「嗯……学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就
不要再羞我了……你真的插我……插我……啊……插得很爽……啊……我都……啊……依你就是……」
我得意的吻著她的酥胸,由於坐姿的关系,鸡巴只能作小幅度抽插,对我并不会造成很大刺激,但是被鸡
巴根处顶住阴核的新娘子就不同了,儘管她不愿承认,事实是她的淫水直淌爽声不断。
我不愿放过这样的机会,略微分开身体,让驯服的新娘子看到插入自己私处的男根,缓缓的一进一出,自
己花瓣上的嫩肉随著翻进翻出。
我说:「今晚餐桌上你不是急於展示你的胴体吗?」
她表情委屈猛摇头,却没想到自己的心思有人看出来。
「在你睡倒时大刺刺分开你的淫穴却无动於衷,想必你常常做这动作?」我边说边抽送,她即使不愿承认
淫荡,但是被干住的美穴却又分泌更多的淫水。
美貌的新娘子放弃抵抗后,任由学长抽插,我用尽最后一分力量,干到新娘子整个瘫软无力的躺下来,双
腿分开无力闔上,她又洩身两次,但是已经水份不多了,地毯上湿润一大片。
我努力想射精完事,但是今晚不晓得是怎麼一回事?就是不射!
她耗尽体力且酒醉未散,虽然被插著,还是昏睡过去,那模样真是淫荡到极点。
我也有些累,趴在她酥胸上睡著,就让鸡巴留在她体内……
……
中部的清晨窗櫺上有鸟儿吵吵闹闹,天已亮。
被压迫的新娘子幽幽醒来,裸露身体张大双腿瘫在地毯上,她不敢稍动,压著她的男人犹自睡著,男根虽
然萎软,但却不是全然气消,龟头还留在自己的穴中,经过休息后头不再痛,静静回味昨晚自己被姦淫时,自己
放浪的表现,羞惭得红透脸颊,身上的男人竟然把自己搞得欲仙欲死,这种被姦污经验是不曾有过的,但不知怎
麼搞得,心裡却甜甜的?……
我醒过来和她面对面,两个都不好意思的转头,清晨醒来男人的生理反应让鸡巴涨大,留在她湿热的美穴
中舒服死了,她薄嗔带笑看著我道:「昨晚欺负人家还不满足?现在又来?」说著双脚勾盘上我的腰部。
我有些忐忑不安紧憋的心突然鬆懈,一直后悔自己衝动,铸成大错,没想到她……
佯装不懂,我说:「哪儿有?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。」
含著鸡巴的浪穴又泪泪出水,我不客气的顶插,根根见底,放宽心情后新娘子翘起双腿跨上我的肩膀,让
美妙的感觉直达深处。
随著活塞运动,交合处发出「啵滋!啵滋!」的声响,和著美新娘「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啊
……」的呻吟。
我很怕学弟听到。
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……
忽然从主卧室传出马桶冲水声……
我和新娘子煞时停止了动作,不管淫水直流,不管鸡巴肿胀,迅速的翻身起来。新娘子原本只掀起的红色
洋装,站起来后望下放,算是遮蔽好。我则拿出当兵时磨练的速度,穿好长裤内衣,在我们刚整理好的同时,学
弟就开门而出。
真险!就是不晓得昨晚他有没有起来撞见他娇妻张腿被压著睡觉?
新娘子作贼心虚,爹声爹气说:「老公!这麼早起来?不多睡一会?」
我惊见地上黑色的性感内裤,急忙用脚踩住,趁机塞入口袋。
学弟满脸疲惫,边打哈欠边说:「我被肚子痛醒过来,看不到你才出来找,既然你这麼说,那我再去睡喔
?」
他看著娇妻丰满的胸部禁不住一股衝动,碍於我在一旁不敢有所举动,搂著纤腰的手不断往下抚摸,心裡
打个突?新婚妻子没有穿内裤?这麼短的洋装岂不是容易暴露?他睡意尽消。
我无心观赏人家夫妻亲蜜,到沙发上坐下来,学弟也在对面坐下来,并吩咐老婆泡茶。
美少妇蹲下去拿茶具时正对著我,鬆黑的阴毛在阴影下仍旧清楚,学弟似乎发现我在偷窥,要他妻子转过
去弄,哪裡知道娇妻潜意识的动作并不介意被我看到?干都被干了,还矜持甚麼?
一旁的新郎官心中默祷:「拜託!拜託!看不到,看不到……」
转身过去的美女不好蹲,就站起来,弯腰下来整理茶具,整个阴户就出现在我跟前,还湿著呢!阴唇两旁
的阴毛卷曲浓密,姿势的关系,裂缝又跑出嫩红色的肉蕾,我看得鸡巴又胀痛起来。
学弟一副不解的眼神斜照著娇滴滴的新娘子,看她虽然满脸倦容,但是双颊红晕笑容可掬,浑然不觉自己
裙底春光忽隐忽现。
其实新娘子看到老公及学长两个男人急色的样子,举止上有意戏弄,知道自己私处正被学长瞧著,一种暴
露的快乐迅速袭向全身,加上刚才因為丈夫醒过来做到一半被打断的好事,身体心态上都蠢蠢欲动,淫水流的更
多。
只喝完两泡茶,学弟肚子又闹痛,直奔厕所,新婚妻子和我有默契的跟到一旁关切问候。
在他们卧房浴室门边的我早受不了刺激,大胆拉下拉鍊腾出鸡巴,掀开她的裙子,从背后突击,她趴在床
沿任我插入,一种偷偷摸摸的刺激让她又紧张又兴奋,未乾涸的淫水润滑下简单轻易插入穴中,已经尽量小心了
,还是发出交合声音,就隔著一个浴室的门墙,我爽快得几乎融化,忘情又惦掛的干插学弟的美娇妻。
不敢叫出声音的新娘子,闭口闷哼……不时的大口长嘘。
这样既紧张又刺激的性交,快速磨擦下体,不过五分鐘不到我就射了,浑浊滚烫的精液全射入她的小穴,
未满足的她前后猛摇屁股,简直淫到骨子裡去了。
她利用我洩完却还膨胀的鸡巴磨擦淫穴,贪婪得淫贱模样真让人回味无穷。
终於她也洩了。
拔出鸡巴时一起带出许多透明黏液,她老公冲水了,快速抽取几张卫生纸摀住下体,不管有没有拭净,急
往垃圾筒一扔,真是惊险!!
……
回到台北后全身疲累,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掏出口袋中的T字裤,在手掌蜷缩成一团,还可以嗅到美丽新娘子的体味,就跟遗留在我鸡巴上的一样。
我会怀念这个学弟的,我想……